<center id="av28h"><xmp id="av28h"><samp id="av28h"></samp></xmp></center>
    <object id="av28h"><rt id="av28h"></rt></object>
      <font id="av28h"></font>
    1. <samp id="av28h"><b id="av28h"><pre id="av28h"></pre></b></samp> <progress id="av28h"><menuitem id="av28h"><object id="av28h"></object></menuitem></progress>
    2. 轉載遠方的風吹來了芬芳的詩意

      時間:2016-11-27 18:23:43 原創文學 我要投稿

      轉載遠方的風吹來了芬芳的詩意

      遠方的風吹來了芬芳的詩意

      ——讀張偉鋒詩集《風吹過原野》

      文/鴿子

      張偉鋒出生于“圣人布道此處偏遺漏”的臨滄偏僻之地,交通不便,信息閉塞,要從城里回鄉下老家,得“先乘中巴車到永康鎮/轉乘農用車到勐底農場/然后坐上途經兩個小時至此的摩托車。”(《回鄉記》),這樣封閉的環境看起來對一個人的成長是多么地不幸。然而造化不弄人,人間要詩人。走出大山去洱海之畔讀書求學期間,張偉鋒不可救藥地愛上了詩歌。貧窮遙遠但從不曾受過日新月異變化“可怕的美”污染過的故鄉一草一木、一事一物,則成了張偉鋒詩歌創作時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獨特“財富”。佤族小伙張偉鋒始終不渝狂奔在逐詩的路上,多年堅持仿寫、思考、學習、練習、獨立創作,不斷提升自己的詩歌質地。展讀張偉鋒寄來的詩集《風吹過原野》,我欣喜而高興地感到:又一位優秀的佤族詩人誕生了。《風吹過原野》,吹來了濃郁而悠長的詩意芬芳。

      《風吹過原野》,帶來的詩意寬闊而舒展,詩歌的境界不斷向深處掘進。這些濃濃的詩意從湖畔、旗山、寺院、老家的天空、南美鄉的草山、晚霞中的蜻蜓、小院、崖畫、亞練鄉的街口、夜來香、西河畔涌來,從交談、告別、交換、獨處、響聲、和解、畏懼、虛空、恍惚中涌來,但凡所見、所歷、所思,一切都被張偉鋒善于捕捉詩意的心和筆一一納入了詩歌。張偉鋒蝸居小城,因工作的原因,一直處于繁忙煩瑣的生活狀態中,很少有時間四處游歷。世界很大很美,更多時候他只能借助于閱讀,在紙上的文字中完成自己的行走。在逼仄的生活中找到豐富的詩意,在具象中提煉出抽象,讓詩句緊緊貼著地面,但不是僵死地跌落在地面上,而是優美的翩翩飛翔。張偉鋒的詩歌能做到視野開闊,題材豐富,殊為不易。這源于張偉鋒對詩歌的深深的愛,對詩藝的上下求索,這種追求與創作始終是自覺的。展開詩集,一一閱讀,當翻到最后的三首《細雪三章》、《深秋日記》和《向西》時,我眼前一亮,前面讀及的全是短詩,最后是三首長詩,張偉鋒在努力將小詩寫大的同時,也在嘗試著寫大詩長詩。讀這些詩時,我總會想起張偉鋒瘦小、單薄而身心孤獨地面容,他“不是擔心疼痛的程度/是絕望于看不到盡頭”,這盡頭不是幸福生活的盡頭,是詩藝更進一步的盡頭。這種感覺幸福與絕望交織,憂傷與甜蜜相融。要知道,于詩而言,每一次的小進步與每一點的小提高都需要受多少的煎熬與苦楚,其間苦樂,只有詩者可體味。

      《風吹過原野》,帶來的詩意是難得的清新、透明和樸素。從語言看,張偉鋒的詩歌句子精致凝練,意象簡直,架構平實,充盈著樸素之味。“大風襲來的時候,父親剛好站在山頭/他的草帽瞬間就被吹翻/我看到父親的面容,忽然間就起了顏色/……大風洗劫了莊稼地”(《大風》),一首詩,短短兩節九句,結句峭直干脆,味外有味。“這世界的高山無數,只有旗山最偉大/——再沒有別的山/肯心甘情愿地蜇伏腳下/任我踩踏,任我奔跑,任我抱怨”(《看見旗山》),愛得熱烈而真切,再沒有直白的表露更美的詩句了。“昨夜的風吹著昨夜的樹和昨夜的人/昨夜。溫暖和血液流淌于指尖/和軀體/昨夜的云朵。看不見今早的太陽和露珠/這是時光的奧秘/行世的日子。我只愿長久地坐巖石上/月光下。一個人,棄絕憂郁和悲傷/在寂靜的寺院,聆聽鐘聲,默誦經書”,大道至簡,詩亦如此,最高明的寫法不是復雜,是簡單,是以少少許勝多多許。在張偉鋒詩中,沒有太多的名詞、動詞、形容詞,沒有過多的比喻、排批、疊加,更沒有更多的人為雕琢和故弄玄虛的奇技怪術,以筆寫心,從而呈現出本真質樸、澄澈透明的自然之美。在這個什么都浮噪和復雜的時代,我喜歡這樣簡單而又余味無窮的寫法和所寫出的詩歌。

      《風吹過原野》,帶來詩人對親親故鄉的懷念和夢里回到故鄉的魂牽夢縈。詩集中的許多詩,情感熱烈,但熱烈的愛不是通過浪漫出義的吶喊和叫吼表達出來的,而是用緊緊壓抑并用低沉的泣血之音表達出來的。這些鄉愁詩,是作者拾起的遷徏之詞和喪失的苦痛和寒冷之后,心靈的還鄉。“山的背后還是山,穿越了無數座山/故鄉還在山的背后,我依舊不能看見它的身影/我早已經習慣,向遙遠的距離靠近……我走回去,又走出來,又走回去……/不知道,這之間的一去一來/在生命中,將會有多少個日夜,多少個黃昏。”(《回鄉》),這思鄉之念、還鄉之愿,何其迫切。借助車輦和船舟,每一個離開故鄉的人,肉體可輕而易舉回鄉,浪跡的靈魂和游移的心要回到親親的原鄉,是多么的難。個中滋味,詩人尤盛。因為這個故鄉,已不再是由藍天白云、野橋流水、炊煙雞鳴、田野莊稼等具體物什組成的故鄉,而是詩人詩意的故鄉、詩歌源泉的故鄉。無數次的出發,是為了抵達故鄉。無數次的返回,也是為了更深入地回到故鄉。看看張偉鋒的《憂傷辭》:“突然不想向前——想折返/回到過去/看看他們的樣子,看看他們的生活/實在不行/看看他們的墳墓……//他們,是我的先輩……/我帶著他們的血液/在美好的時代,過著美好的生活//我詢問過族譜……/我追著父輩回憶。我的先輩/生活艱難,衣不蔽體/食不果腹……我夢見他們//他們生活的山川/像一件巨大的衣裳,穿在我的身上/多么溫暖。越想越憂傷/越想越渴望返程。這個消逝的下午/因為想念而美好/又因無處寄放而倍感孤獨。”寫得多么動人!即便用再多的省略號,也無法淋漓盡致呈現出內心思想的孤獨與憂傷。

      《風吹過原野》,詩人給我們帶來了潔凈的語言,金子般的詩句銀子般的意象,帶來了愛情情仇、鄉風鄉韻、心靈囈語和哲思妙想。與此同時,詩意的抒寫和文字的光澤給詩人帶來了多少的歡欣,又帶來多少不知所來的迷惘、不知所往的困惑和不知何時何地能安心安魂的掙扎。張偉鋒輕輕就推開了詩歌的門,卻在詩歌的屋子里受困受囚。渴望突破的焦灼與疑惑時時讓他倍受煎熬,渴望找到新出口的理想讓他頭破血流、徹夜難安。他一直在尋找《臆想中的島嶼》,在湖的中心有一座島嶼,島嶼上有一座房子,房子里有一個人,離屋子幾步之遙的地方有小院,院里每個角落種滿了喜歡吃的小茴香、小豆莢、小蘿卜、小西紅柿,“想看月亮,躺在搖椅上/喝度數適中的白酒。只把自己灌暈/而不是醉得一塌糊涂/因為真的不需要,醒著和醉著一樣幸福//在木門之外,再設一道鐵門/不想見的人,堅決回避/一個也別想不懷好意地闖進來/只做自己的君王……此生僅有的理想……只要我愿意,可以永久寄居,不被拋棄”,這是張偉鋒心中的桃花源,這是張偉鋒理想的幸福生活狀態,像童話一樣的美。而生活多艱,這樣的島嶼終歸只是在臆想中。于是,集中的好多詩作彌漫著一種悲憫悲涼悲切之味。這些詩歌很特殊,也別有味道。張偉鋒年紀輕輕,詩歌就就有一種悲傷感,仿佛他已歷盡滄桑,仿佛他已洞悉世事,仿佛他已心力憔悴。看!“命運帶著刀子/來到我們中間。趾高氣揚/低下黝黑的頭顱……我們這些弱小的人,一生奔跑/一生逃離,最后衣衫襤褸/遍體鱗傷,潔白的骨灰/消散在風雪中”(《命運》),“這個時候我應該安靜下來/翻閱死人的書/傾聽他們心靈的回聲——//什么都不可信。除了作古的人/他們扶著墓碑/隨風而出。他們閱覽世事,只剩下真誠……”(《還魂錄》)這些詩句,多么沉重。我想,與生活談判,向世俗挑戰,張偉鋒說“我不打算背負憂傷”,但“生活最終是首贊美詩。我多年的披星戴月/追回了分道揚鑣的身體和靈魂/我準備重新動用我的魔法棍。畫一串隱秘的字符/埋在最高的山鋒下。我相信命運,我相信化石”(《私人的宙宇》),看似妥協與心安,實則更多地是不甘。而在《細雪三章》里,我讀到“親愛的,別爭,別再對我/下達任性脾氣的指令。這一次,聽我的/我先去碰一碰死亡的門檻/你至少要與我間隔十年”,讀之讓人心顫。這樣的蒼涼感與陰郁味的詩歌,同樣動人,但也讓我充滿了憂慮和不安。記得陳超說過:詩美由主觀性向客觀性的移位,體現了詩人的成熟。文之大原,出乎天得。對于“不與活著的五顏六色的人落水為伍/我只愿攜帶虔誠去天堂與靈魂相會”的張偉鋒,我更喜歡他那些質地透明的詩作,我也期盼著在不久的將來,達觀與豁然的陽光將他們輕輕拂拭凈,找到詩歌新出口的張偉鋒既能保持純凈透明的詩心,同時在生活和詩歌里能展露出他陽光燦爛的笑容。

      《風吹過原野》里的詩歌很豐富,好詩很多,我無法一一寫出來。張偉鋒的詩歌,喜歡用省略號,我想那是寫詩時的猶豫不決,或是意猶未盡,有時是心力所不逮。張偉鋒的詩歌,多從大處著筆,很少寫細節,讀之明快,但余味和打動人的力度自然就少了些。簡約、簡潔、簡單的詩歌有著別樣的美,但對詩歌語言、架構方面都可以作多變化的嘗試架馭。此外,蕓蕓眾生里,一個人要成為鮮明的自己容易。而詩歌寫作者要讓自己的作品成為獨一無二屬于自己個性的作品,何其難啊。現在,風吹過原野,張偉鋒看到“神隱在風中”,那是信仰之神,也是詩歌之神。有時,我真的渴望并期盼中張偉鋒的詩讀到本色本真的佤族元素,因為用漢語寫作,已讓佤元素消失了不少。而詩歌中沒有鮮明的佤族痕跡與特征,將詩作與漢語詩人的作品放在一些,這一個與那一個,誰才是真正的自己。這一點,僅是個人之想,供張偉鋒思考。

      我相信,詩意的創作有著無限的空間,詩歌的道路只會越走越長越走越寬闊。捷克詩人赫魯伯說過:詩歌唯一的限制就是詩歌。遠離詩歌的名利場、大染缸和雜貨鋪,無論他從哪個方面突破,走出個人思想的泥淖和受囚的烏托邦,拓展詩意的空間,堅持寫自己真切的生命體驗,我和讀者在不遠的將來,都肯定能從他新創作出的詩歌里采擷到屬于他自己的“傳說與故事”,張偉鋒一定能找到屬于自己且只屬于他本人自己的“詩意棲息之地”,一定能寫出“任你怎樣狠狠把它們摔到地上,它們也要跳起來咬你的詩歌”(西川語)。

      法國思想家福科說:我忍不住夢想一種批評,這種批評不會努力去批評,而不會給一部作品、一本書、一個句子、一種思想帶來命運。我只是隨心讀并寫下《風吹過原野》的感受,感受掛一漏萬是正常的,離題萬里南轅北轍更是正常的。

      附詩:

      回鄉記(組詩)

      文/張偉鋒

      命運

      命運帶著刀子

      來到我們中間。趾高氣揚

      低下黝黑的頭顱

      一個習慣練武的人

      怎么安靜得下來。青銅的兵器

      在它的手上,威力驚人

      我們像兩岸的蘆葦和木棉

      撤退了又撤退

      試圖留給河流足夠的道場

      但請相信命運的鋒芒和野心

      我們這些弱小的人,一生奔跑

      一生逃離,最后衣裳襤褸

      遍體鱗傷,潔白的骨灰

      消散在風雪中

      寺院

      昨夜的風吹著昨夜的樹和昨夜的人

      昨夜。溫暖和血液流淌于指尖

      和軀體

      昨夜的云朵。看不見今早的太陽和露珠

      這是時光的奧秘

      行世的日子。我只愿長久地坐在巖石上

      月光下。一個人,棄絕憂郁和悲傷

      在寂靜的寺院,聆聽鐘聲,默誦經書

      風吹過原野

      風吹過原野。原野上有幾個人

      其中一個人的草帽被吹翻,他急忙彎腰去撿

      稻浪淹沒他的身體

      其他人仿佛看不見,繼續做著各自的事情

      一陣風已經走遠,另一陣緊接而來

      它更加兇猛,更加迅疾

      這是我棲身的南方,觸摸它的心

      我熟悉它的一切。翻過山,再翻過山,還是山……

      風依舊繼續吹,按倒地上走動的人影

      引來看不見萬物的夜

      還魂錄

      這個時候我應該安靜下來

      翻閱死人的書

      傾聽他們心靈的回聲——

      什么都不可信。除了作古的人

      他們扶著墓碑

      隨風而出。他們閱覽世事,只剩下真誠

      還有更多的人,將追隨已逝者的身影

      飄忽而去

      但更多的,是在路上魂飛魄散。虛偽露出它的本身

      這個時候我應該拂去身上的灰塵

      和干凈的靈魂交談。什么都不能使我迷信

      什么都不能使我出賣虔誠

      大風

      先是一株玉米往地上傾倒

      接著又是一株,隨后便是不計其數

      ……一大片玉米

      在大風中,以閃電般地速度靠向大地

      自行夭折未來,俯首稱臣

      大風襲來的時候,父親剛好站在山頭

      他的草帽瞬間就被吹翻

      我看到父親的面容,忽然間就起了顏色

      ……大風洗劫了莊稼地

      回鄉

      山的背后還是山,穿越了無數座山

      故鄉還在山的背后,我依舊不能看見它的身影

      我早已經習慣,向遙遠的距離靠近

      兩條河流從三座山脈中間穿過

      剩下的,是隱藏于山林的村莊

      以及等待秋收的稻谷和玉米

      暮年總會來臨。但在人生結束之前

      我一定會常常返回故鄉,無數次徒步丈量

      出生地與居住地相隔的距離

      我走回去,又走出來,又走回去……

      不知道,這之間的一去一來

      在生命中,將會有多少個日夜,多少個黃昏

      憂傷辭

      突然不想向前——想折返

      回到過去

      看看他們的樣子,看看他們的生活

      實在不行

      看看他們的墳墓……

      他們,是我的先輩……

      我帶著他們的血液

      在美好的時代,過著美好的生活

      我詢問過族譜……

      我追著父輩回憶。我的先輩

      生活艱難,衣不蔽體

      食不果腹……我夢見他們

      他們生活的山川

      像一件巨大的衣服,穿在我的身上

      多么溫暖。越想越憂傷

      越想越渴望返程。這個消逝的下午

      因為想念而美好

      又因無處寄放而倍感孤單

      回鄉記

      從城里回鄉下老家,先乘中巴車到永康鎮

      轉乘農用車到勐底農場

      然后坐上途經兩個小時至此的.摩托車。我的故鄉

      此刻秋天來臨

      稻谷泛黃。暴雨和干旱交替光顧的山村

      今年谷穗長勢喜人。洪水卷剩的田野即將迎來收割

      常年出沒的鳥群

      仿佛不認識露出頭皮的莊稼地。仿佛不認識

      我這個曾經擄走它們

      兄弟姊妹的可恨之人。道路已至盡頭,炊煙高高揚起

      小學校荒蕪在草叢,紅領巾丟了又幸運找回,老家的孩子們

      個個害怕陌生人,低著稻谷般的小頭顱

      偶爾斜眼偷看我的眼鏡和身影

      竊竊私語:這個人究竟是誰?他昂首挺胸并闊步前進

      仿佛是回鄉

      私人的宙宇

      夜深的時候。一個人來到湖邊

      看月亮

      它穿越黑色的云層,照在白色的浪花

      和青灰色的石頭上

      這些年來,我已經無法說服自己

      總是背向喧囂

      固執而行,誰也不能打開我的門板

      人影越多,越感到無邊的空寂

      現在的時光,剛好處在新舊交替的刻度

      我不言語,我不張望。我聽風笑

      聽細碎的沙子竊竊私語

      聽微小個體里的宇宙世界。我愛它們

      我還在等一個人。青青這個孩子

      貪玩、任性、調皮。轉眼就躲進黑暗里

      我已經無計可施。對著千古的山川和湖泊

      我不打算背負憂傷

      生活最終是首贊美詩。我多年的披星戴月

      追回了分道揚鑣的身體和靈魂

      我準備重新動用我的魔法棍。畫一串隱秘的字符

      埋在最高的山峰下。我相信命運,我相信化石

      臆想中的島嶼

      一定有一座島嶼。在湖的中心

      這次,我不再是猶豫

      而是斷定

      島上有一座房子,房子里有一個人

      昨夜

      失眠可能光顧私人世界。也可能

      躺下

      鼻鼾聲隨之而來,書寫了整塊紙張

      小院離屋子幾步之遙。小茴香

      小豆莢,小蘿卜,小西紅柿……

      喜歡吃的食物

      把每個角落種得滿滿當當

      想看月亮,躺在搖椅上

      喝度數適中的白酒。只把自己灌暈

      而不是醉得一塌糊涂

      因為真的不需要,醒著和醉著一樣幸福

      在木門之外,再設一道鐵門

      不想見的人,堅決回避

      一個也別想不懷好意地闖進來

      只做自己的君王……此生僅有這點理想

      苞谷酒的釀造,紅茶、綠茶、黑茶的做法

      閉著眼睛

      也可以熟練操作。喝點酒,品點茶

      再讀點書。不想著去江湖大顯身手

      只想把所有的武功秘籍傳授給腳下的小島嶼

      蓄積一點力量,就給島嶼一點

      遮遮掩掩有什么意思。全部輸出

      十成發力。島嶼能領悟所有的道行

      而忘記具體的招數

      只要我愿意,可以永久寄居,不被拋棄

      細雪三章

      這一次,雪落在我的窗臺上

      這一次,這么近距離的接近天空

      這一次,你為什么不說

      你需要潔白的顏色

      穿過你的黑發。我獨坐、獨行

      獨自失眠的時日

      壘疊起來。高過我們的旗山

      星星們被勾引

      月光不知去向。這世界除去黑夜

      僅僅剩下雪白

      你為什么不說。你渴望,你期盼

      你焦躁不安。細雪轉眼之間

      收走了自己的影子,蹦出身體的靈魂

      再次返回

      這一次,最后的導體已經現身

      享用黑色從此發端

      這一次,你為什么不說。我多需要聽見

      你永遠無需再說

      冬天正在來臨。南汀河兩岸的白鷺

      一下子就不知去向

      從來只有雨水的南方,微微的細雪

      驟然降臨

      這些潔白的精靈。來自你的地域

      加急的步伐

      帶著你的體溫。樹木們謙遜地躺下身軀

      我一個人縱身沒有邊際的白茫茫

      準備敲開門扉

      還有多久。你才會看見天空萬里無云

      星星點亮夜行的路途

      我們不必

      以雪的冰冷穿透骨髓……

      我深愛伐木鑿舟的活計。這些年

      我深居簡出

      獨愛舊地,不是圖謀反叛

      而是熱情地等待和接納你的任何消息

      這虛空的藍天。突然變白

      變灰,變得低矮,舉手便可觸摸

      高高在上的神靈

      突然抵達人間。我剛好窺視和經歷

      這碩大的風云變幻

      夢中說起的細雪,爬過難以想象的蒼茫

      灑落我們的旗山。一生行走

      一生追逐。我們將最終棲居此地

      地面是南方翠綠的草叢

      時光漫過我們的身世,我們的墳墓

      親愛的,別爭,別再對我

      下達任性脾氣下的指令。這一次,聽我的

      我先去碰一碰死亡的門檻

      你至少要與我間隔十年

      那么遠的時間。這常年不下雪的地域

      應該能夠迎來第二次潔白。我祈禱

      它們如現在這般純凈、輕巧、薄翼

      步伐匆匆,又留戀不止

      細雪和灌木叢淹沒我的石塊和門板

      刀子揮動的冬天。南方依然可算四季如春

      我們的生死相隔那么久

      近的時候,你寸斷肝腸。那遠呢

      你是否記得我的模樣,我埋葬的地址

      深秋日記

      1

      上午寫詩,下午生活

      穿梭在茫茫人海,閱讀人們迷茫的眼睛

      有些心疼

      有些意亂心煩。這感覺從來沒有出現過

      刪除文字組成的小詩

      跳進虛無縹緲的生活,不做旁觀者

      不提燈照明。傷口頓時止于呼吸

      2

      一年的時光,只有兩天:黑夜和白天

      它們互相往來

      交換眼睛和衣裳。我坐在田野上

      混沌不清,時間就過了一半。稀里糊涂

      就聽見年底的鐘聲。我這是在變老

      3

      下一句詩歌,會從哪里出現。時至今日

      我都沒有追蹤到

      年輕時。我常在一個路口等一個姑娘

      我在的時候,她去遠方

      我奔波萬里的時候,她在后面緊追不舍

      多么美妙的愛情

      多讓人割舍不下的詩歌

      4

      我不喝酒

      一年四季我都在寫詩,都處于清醒狀態

      不要告訴我路在哪里

      不要告訴

      關于詩歌的出口。我不信

      或者說,我還年輕。高明的神

      請允許我的叛逆和狂妄

      5

      湯養宗說很多人都在打水漂

      很多水漂

      都只出現片刻,或者蕩不起漣漪

      嘩啦啦的江水。在南方,向南流

      寫詩的湯養宗

      每說一句話都是酒話。酒后吐真言

      他算一個矮胖的神,我看著他寫詩

      6

      秋天,我漫步于云下

      在地上,在草木的旁邊。除了人之外

      萬物都有心

      它們不動,不五顏六色

      靠上去。你就是一個有家可歸的人

      為此,這些年來我一直

      溫暖無邊

      7

      只要睡下去,我就噩夢無邊

      有時殺人

      有時放火。我不斷逃離

      現場布滿恐懼和不安,誰才是

      袒開胸懷的人

      不要相信寫詩的人,尤其

      寫著詩歌聽著音樂的人。給我一個出口

      我用我的方式

      祭奠的我過往,我的身體,還有我的詩歌

      8

      穿過一陣秋風,帶著迷路的人回家

      不要相信以后

      以后都是虛假。捧讀你的詩歌的人

      他們都已經離去

      我有太多的顧慮,也有太多的憂傷

      關上窗門,避而不談未來

      從斷裂的文字里,拼湊出死亡者的日記

      9

      從一本書里,我看見一個人

      他的生活

      他的遭遇。他的每分每秒

      都在我的視野里。那么崎嶇的路

      都被我看見了

      那些不懷好意的彎子。我都可以

      準確預測

      安全通關。一帆風順的日子

      就要來臨,而我也即將不會寫詩

      然而,生活卻非如此

      10

      是誰派來那個人,他從我的身體里炸出

      對我的生活指指點點

      嘲笑我的單純和憂傷。鄙視我用心寫出來的血字

      算了,算了。追問的結局還是繼續追問

      寬恕他的淺陋和鄙薄

      條件允許的話,讓他回到我的體內,賜予他鋼繩

      向西

      1、一天

      從早晨到傍晚,我都遠離人群

      靜坐在,高高的寂靜的山頂

      我決計以這種笨拙的方式,接近天空

      和摒棄世俗的喧囂

      塵世恍惚,你走得太急太快

      睡在黑色的夢里,我看見你的背影塞滿

      我們的小屋

      溫暖催促我的歲月開花,生計驅趕你

      快快變老:皺紋顯露,牙齒脫落

      今天的這個時光,又是面容全新

      它揚起輕捷的尾巴,依舊不與我交談

      刀鋒揮向更為密集的人群

      我聽見有人說笑,有人慘叫。但無論怎樣

      他們將統統被征服

      底下的石頭傳來溫度。我順著山谷想起冰冷

      往回的時光里

      在相同的刻度上,我唱著生活的美好歌謠

      向著另一個燈塔,邁開不知能走多遠的步伐

      突然……我有低下頭顱,陷入憂傷的理由

      “今天”這個詞語,它和你過不去

      你張開嘴巴呼吸,它賜予咳嗽不止。你睜開眼睛

      看你最小的孩子,它鍍上純凈的漆黑……

      行走世間多年,你背負的英名此刻已經無力拔劍

      江湖瞬間像宇宙般闊大

      橫行藍天的太陽,它最了解你。也最能窺透

      千古的秘密。它睡在你的上面

      一語不發。反復疊加,反復重現舊日子

      那么多的人,確實無從選擇到底該救誰

      不救誰。畢竟,好人和壞人各占一半

      拋開親人和故鄉,你撒手遠走,似乎留戀

      又似乎決絕。誰也不知道遠方有多遠

      活著的人,從來沒有去過;死去的人,從來不開口

      所幸相同的時間,將在有生之年重復光臨

      這一天,從早到晚屬于私人時光。虎視眈眈者拿它沒法

      一天的時光里。我將像現在這樣,直面黃昏

      無視大風的撕扯,端坐著,沒有指向地想念你

      一會撕開胸口,掏出心清洗,然后又放回去

      讓它干凈的疼。一會抬頭看看頂上的海洋的藍

      你是最干凈的云彩:自由自在,沒有煩憂

      2、西行

      樹林終于走到秋天這一步

      樹葉雪片似的飛落下來。西行的人

      加快蹣跚的步伐

      終點觸手可及。時間發出死亡令牌

      左邊是黃昏,右邊是秋風。你一個人

      低著白色的頭顱

      像顆潔白的火柴。沒有人出來說話

      沒有人勸阻你西行

      而我離你太遠,而我已經力不從心

      命運把愛給予我

      同時賦予一顆荊棘之上的紅色之心

      隔著日漸寬大的河床。我逆流奔跑

      嘶啞著嗓音呼喊

      倔強了一輩子。直到現在,你也反著來

      我讓你等一等,你就借著風飄飛

      我讓你停下來,你就日夜兼程

      騎著光速的野馬,頭也不回

      你決計和我翻臉,我執意跟緊你

      睡在白云上。星星們被塵世吸引

      你便是其中一顆。閃爍的光芒日漸暗淡

      迅捷的思維驟然遲鈍

      黑色已經招搖過市,你還在繼續西行

      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準備以最小的身體

      填補最大的窟窿

      你的背影多么細小,我在暗處的擔憂

      漫過時間。有多少月光,在靜夜里漫游

      有多少高山,在寒冷中張開手臂

      它們年復一年,陪伴著你

      可你還是孤寂,還是決意老去

      一生摯愛你的女人,來了

      一生追憶你的孩子,來了。可生活茫茫

      你隨手拋棄美好,向隱藏的孤寂臣服

      我在你的后面,原本想要詛咒。可我想象過

      棺木里的恐懼,剖開過孤獨蔓延的地圖

      啜飲內部的暗流,現在我只有贊美

      3、腹地

      這么大的山,想想就讓人害怕

      又想想,這個一輩子操勞的人

      終于有了

      更好的去處。我便對著

      蒼翠的青山跪拜。一生忘記自己的人

      終于回到自己

      山中的腹地。他一生涉足

      一生朝九暮五地出發,抵達,灑汗,返回

      誰會拒絕咸味的河流

      眾多的樹木和花草,開始在迷茫中

      萌芽,破土,拔高,喂進藍天

      我們逃不過歲月。既然被絞殺只是早與晚

      那么現在我必須放棄成見和深愛

      在這一年四季青蔥的腹地徘徊。告訴

      每一只飛往此地的鳥兒,我并非煩憂

      并非詛咒,并非從此不與土地交往

      河流跑向更遠的地方。我在想念中

      向它們說出,我對命運心懷感恩

      埋進地底的人

      我一生都在奉行你的旨意。在風中

      現在你拒絕言辭

      我替你說出摯愛黑色和泥土的秘密

      山路向左右搖擺。從我們日夜勞作的

      棲居地夢游。黃色的土路

      多年不改顏色。我常常這樣一個人

      無端地飛行,沒有想過抵達何方

      卻總在曲折中

      抵達這座蒼茫的山峰,闖進

      讓人迷茫的腹地

      你安靜,依舊如你生前。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看不見你的身體了

      看不見你的笑容。可一杯自制的苞谷酒

      卻讓我看見你的眼神。它從我的發髻開始

      游移到跨越人生的腳趾

      你似乎一定還有話要說,卻欲言又止。瞬間消散

      隔著泥土。隔著厚厚的碑石。你這樣拒絕

      一顆熾熱之心,總是很簡單

      那么大的山里,有那么多的樹木和草叢

      順沿著山梁,它們一路蔓延而來。這些

      多年奔跑荒野的精靈

      現在是你最親最愛的朋友

      每次奔赴山中與你見面。我都會讓身體集結陰云

      撒一會清麗的雨水,鋪一層溫暖的陽光。你知道

      我愛你,我嘗試過刮骨的疼痛。隔著黑暗

      這些向下的根須

      梳理著你挺進地心的人生。在矗立中,在抖動中

      它們就是你最完美的頭發

      空闊的腹地,在我們世代棲居的南方

      像一個碩大的煉鋼廠。時間摧毀著萬物

      眾多的幽靈的葬身之地。我閉目祈禱

      口念想你的頌詞

      沒有人知道,我是你留在人世間的

      唯一的最后的通靈者。我們一起摯愛

      和感謝塵世之中永不變心的山中腹地

      4、墓碑

      構成你的元素和構成我的

      終于趨向一致。兩個人同時躺在碑心里

      你在上面

      字體偏大。我在下面,墨跡的拐彎處

      全部被你籠罩。我們的位置

      等同塵世時的位置,你正身沖朝前

      我側身躲在后

      把兩個人的名字刻在碑石上

      把一個人埋進里面,把一個人留在外面

      經歷風吹和日曬。我向來崇敬死者

      何況你這身份,之于我尤為特殊

      再也不能讓你奔波跋涉

      再也不能讓你疲憊不堪。用最好的石塊

      為你堆建一個家。從里往外封好門

      不要你動身啟程,我每日每夜

      千里迢迢的來看你

      雕碑的師傅,是我這生最好的朋友

      我說往西,他就能夠意會。然后不發一語

      把你和我共同的姓氏

      重復鏤進材質相同的巖石上。不要擔心歲月

      歲月在這件事情上被我捆綁

      假如我生前脫落

      我將再次把它們同時補齊。假如我住進

      墓碑,也不必著急,絕筆書已經寫就

      最精彩的一頁,便是告訴后人里面的秘密

      指引他們如何避讓不懷好意的風化

      以及重畫我們的風骨

      命運在你的前方引領。我的前方也有一條

      我臣服你的堅毅和決絕

      繞過人生的無數個彎道。我終于看見彩虹

      看見七個色彩賜予的啟示

      不必再言說,不必再暗示。你可以安心

      可以沉默。我會選擇準確的時間

      準確的方式,奔至冰涼的墓地

      像一個陳年的木樁,與你對立

      不動用干裂的嘴唇,也不牽扯傷情的眼淚

      看一看就轉身,摸一摸就掉頭

      山野在夜幕中更加蒼茫。我們生來孤獨

      我們生來便向著死亡。我畏懼,我擔憂

      我裹足不前。萬物的精華滋養了身體

      我將以身體的方式回報大地

      蒼蒼茫茫,我用熱血之心貼緊冷涼之心

      我想回頭,但更想馳騁,向著我們

      共同約定的地域奔跑。躺下來

      住進墓碑,你就停一停步伐。剩余的毛筆

      由我完成。瘦削之人,枯萎之軀

      我愛你,超越所有的草原和高山

      一座墓碑從地上長出來。我在飄搖的塵世

      有了一個心安的去處。轉乘幾趟長途車

      途經數條縱向的山谷

      回到沾滿塵土的老家。點火,燒香,跪拜

      默立……內心隱藏著一個巨大的世界

      再次出發。此生我要做的,就是經歷和征服

      你曾跌倒的憂傷和苦難

      你倒在前面。我雄心萬丈,是誰吞噬我的宿命

      又是誰推開滾燙的鐵門……這不是我在乎的

      我只在乎,繼續前進,繼續奔跑

      像你一樣說出愛,說出恨。后來被掏空

      倒地就丟掉血肉

      我撲倒在地,抱起你雪白的骨骼

      分一些溫度給它們

      親自選來最堅硬的巖石,和請來石匠朋友

      砸出規則的模樣,阻止你繼續奔波和游走

      只向著地心挺進

      你在里面,我在外面。只要我張開喉嚨

      你就以光速返回,坐到我對面

      用目光打理我凌亂的衣襟和頭發

      5、影子

      夕陽帶著它的光芒遠走。你在最高的山峰移動

      影子越來越長。只需一晃就能飛過山谷

      抵達對面無法奔赴的高地。我站在你的左側

      為你的影子和身體擔憂

      它們分隔得太遠。仿佛一個人執意離開另一個

      我真想喝止住兇猛的奔跑

      萬物我都見過,尤其靈魂飛離肉體的瞬間

      我相信這次如果失足,也毫不例外

      將重走舊路。我湊上去,緊緊拉住

      你布滿風霜的手指。假如飛走,我們一起

      假如跌落深淵,我們一起

      或者以敏捷的身手,將你全盤托起

      我們再次回到有光有影的明亮人間

      天空的烏云真的多極了。我這一生

      行走那么多年,都沒有見過那么多的黑色螞蟻

      一群不受指揮的軍團

      以鐵蹄的方式橫掃整個天空。光芒正在消失

      而你的影子即將越過無底的溝谷

      我們是最神奇的趕路者

      最有先見之明的逃跑者。可腳步的鏈條

      已崩斷、已無法修復,摧毀你的骨骼

      我就在你的咫尺。我們肉身相連,你的墜落

      比我見過的高樓爆破劇烈。一副由鈣質支撐的肉身

      血液傾瀉,皮膚收縮。長長的影子

      從引領中即刻返回身體,像一顆顆釘進木板的鐵釘

      不再想象分裂的方式

      也不再想象更遠的地方,更高的山峰和更廣的地域

      一顆搖曳的影子,消失在急切中。它鉆進夜的縫隙

      與一具佝僂的身體永恒相隨。我就在身邊

      我是這場命運劫殺的生動在場,可因為黑暗

      因為迅疾,我未能細數節奏并記錄在案

      我只能想象,只能茫茫無邊的不知所措。在繼續奔跑中

      回望日漸遠離,又不斷推進的黑暗。我啜飲著

      拋棄與被拋棄,安靜與被錐心……我熱愛,我心疼

      日子在反復疊加,現在倒下的時光越走越遠

      有一天終將走到那一步,剩下的人

      將因懷念而孱弱,因孤寂而寒冷

      因光芒而卷入黑暗。在徹底絕跡江湖之前

      我確需縱向摯愛黑暗,經常把影子收回身體片刻

      然后靜下心來,剔除五顏六色的雜質

      淡然地躺進去,試試那寬度,那深度,那厚度

      分享:

      5

      喜歡

      贈金筆贈金筆

      【轉載遠方的風吹來了芬芳的詩意】相關文章:

      1.遠方,我來了

      2.擋不住的芬芳

      3.那芬芳的日子

      4.風吹麥浪的隨筆

      5.空白的風吹作文

      6.生活未必全是茍且詩意不必尋到遠方的人生感悟

      7.有詩意詩意的女生網名簡單

      8.天成的詩意

      r电影